全讯网论坛新闻时评 嫣如:书法话语权如何去把


ʱ䣺2019-09-26

  近日,书法家王冬龄在太庙举行以“道象”为主题的个人书法展,其“乱书”风格引发了关于书法本体与当代艺术形式之间的广泛讨论。有人认为“乱书”实际上是套用西方的解构与颠覆,在拿传统开涮,严重影响了中国美术发展与文化自信的确立;也有人认为“乱书”实际上是“使中国式书写成为一门普世语言”,其打破字形和章法的束缚,使艺术家的心理能量最大限度地得到发挥,因此,王冬龄的“乱书”为世界抽象艺术贡献了一种新的范式。再者,书法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语言载体,本身就具有形式美感,是否应该如此“突破”,创作自由与“故意破坏”之间的尺寸如何去把握,也是艺术家需要加以自我审视的。从整个社会环境来看,无论是书法还是当代艺术,当其一旦形成社会效应,并对当下的艺术界产生影响,那么,它就不仅仅是一个纯粹的艺术事件,而是关乎社会和民族文化发展方向的问题,不得不使人深思。鉴于此,本刊特邀数位美术批评家共同探讨此一话题,以期更清晰地审视艺术现象和社会民族文化之间的关系。

  不管王冬龄使用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材料,他的传统功力深厚是有目共睹的。在太庙大殿编钟群前,王冬龄用白色油漆将《易经》书写在不锈钢板上,采取的还是古代“壁书”形式。被人们称为的“乱书”也是一种书写状态,并没有脱离文字。每一个书家都会寻找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或者方法。一种方式方法的独特性并不影响书法本体的内容展现,相反,会增强观者的视觉意识、印象,或者助推书者的艺术表达,那么这种方式方法就属于这个书家。我想王冬龄先生以“乱书” 来呈现中华文化经典,在太庙台阶上空地以水书写巨幅草书,在书写过程中感官受到冲击的除了观众,就是王冬龄本人。草书在王冬龄先生的笔下流动于青砖铺成的地面上,它是存在的,它记录了书者当时的心路历程。字迹干后,这次书写就存在于观者、书者的记忆和各种形式的记录中,存在于时空中。从“有”处来,到“无”处归。

  有人把这种新的表现称为一种现代主义“行为艺术”。既然是一种“行为”,那就是无可厚非的。至于喜不喜欢、赞不赞同,与个人审美习惯、全讯网论坛,审美需求有关。在当代,各种艺术表现形式都可以存在,体现了观众的宽容和社会的文明程度。从这个意义上讲,并不需要每一个书家都转型为此类“行为艺术”家。王冬龄现象可以让每一位书家思考作品如何体现当代、个人如何坚守中国“艺术精神”等一些现实问题。2019-09-22哪位可以详细说一下网站如何添加rss订阅功能吗

  善始善终的坚持,使王冬龄的“乱书”创作无论从理念上还是形式上都寻求草书的艺术张力,这是草书创作的需要。王冬龄找到的突破口是“有意识地重叠交叉汉字,更主动地体现其中的狂草精神、视觉张力”。同时,他也承认“虽然当笔画重叠之后就很难辨识内容、有了抽象艺术的感觉,但在完成的过程里,每一个字的每一个笔画都是讲究草法和线条质感的。当我们用现代科技还原它的时候,会发现这书写并没有破坏传统书法的规矩”。这些创作加入了空间构成的元素,体现的特征是“乱”。我理解这种“乱”只是一种表象,传递的是王冬龄特立独行的艺术思想和个人的书法话语。

  书法作为“世界上唯一由书写符号直接上升为艺术的形式”,其文字的识读性是书法艺术存在的一个主要因素,笔法、草法和线条质感是书法艺术审美的需要,更是与中国传统文化密不可分。数者相依相存,千百年来优秀的书法作品有哪一个因为文字的识读而影响了艺术魅力的展示?我们也不能单纯地为了表现文字线条的魅力而忽视文字的辨识。同时,书法家还要承担社会审美导向的责任,艺术探索是必要的,创作有正能量、有感染力、能够温润心灵、启迪心智的优秀作品亦是必须的。我赞同寒碧先生的话:“我觉得现在不必对王老师的艺术下定义,他是一种可能性,我们应该用艺术家创造的可能性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尊重传统已经定义的东西,但当代艺术家有自己的生活情境和状态,我们可以尽量对新的样式和探求持一个开放的态度,一个不定义的态度。”

  王冬龄的巨幅传统文本的现代创作、众人围观下的现场书写、将古代书斋中常用的狂草作品样式——手卷置放于时空中数倍放大,拓新了古代艺术创作的模式和幅式,这是狂草书本体狂放不羁精神的需要。王冬龄不固步自封,不断进行现代书法的研究与创作,致力于书法的国际化,对传统书法进行挑战,这些书写现象不论其气势再恢弘、书写模式再放浪形骸,都不是当代书坛的主流。不过,这足以表现王冬龄的艺术独立之精神,他书写的时代性存在于他的艺术觉醒之中,同时这个时代对他的不断探索与追求都会回馈应有的敬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铁算盘心水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